手机导购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导购

苦涩的风

来源:铁岭手机网 时间:2020.03.30

   苦涩的风,无情地催落了固执得不肯归根的叶,凉飕飕地从脸庞飘过,拂落了眼角的泪滴。边际的梦,在没有尽头的路上迷茫。失落的季节里,孤零零的影子,懒洋洋地拉伸了与的距离。

     前方的事业,紧张地穿梭着;受伤的小小心灵,在茫茫的夜空中游离,没找到停泊的港湾,没找到停歇的枝头。萧索的脸,在茫茫不可终的里,欲哭无泪,仰望着翻卷奔腾的云海,不知道未来的事业将会延伸至何方?

     呆呆地看着向前驶去的列车,我,无奈的摇摇头,无声无息。悲伤的旅途,我慢慢前行;苦涩的风,平息了我炽热的心肠。借着微茫的星火,在夜空下,浅唱浅回首,不怨岁月的无情,也不怪的离愁。只是,何时,梦才会有尽头,何时才能抵达梦的边缘?苦涩的风,没忘记带我走,一路走,一路疼痛。

     然而,站在苦涩的风口,我依旧足够坚强,火红的艳阳,笑看着父母慢慢沧桑的面容。任凭风的呼啸,任凭雨的滂沱,我仍然向往前方辉煌的事业。苦涩的风口,我不愿带着泪痕就这样仓皇的上路,生机盎然的脸庞,过度了所有的不安!

     总有人,忘记回首;总有人,自卑脆弱。而今的社会,而今的风霜,自卑不是专利,更不是弱者的借口。只要自信,只要有勇气,谁都可以。在苦涩的风口,不愿做岁月的尘埃,不愿成为命运里的弱者。就要尝试岁月的艰辛,要经历风雨的洗礼。

     苦涩的风口,不会一定就是苦涩的。

                                                                                                           2010年冬

                       

踝关节运动损伤处理办法鄂州治疗男科方法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郑州性病医院电话号码
鼻痒伴眼痒,耳痒,咽痒怎么办
小孩有痰咳嗽咳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