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导购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导购

流浪仙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三首恶龙神

来源:铁岭手机网 时间:2020.03.30

流浪仙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三首恶龙神

所有的智慧龙族中以蓝龙最善雷电之术,其体质与雷法的要求较为接近。东子在借鉴半红龙食人魔弗瑞德和半青铜龙食人魔杰雷诺的基础上,自行融合出这个新的形态。此时虽略有亚巨人的体态,但从头dǐng至脚底,浑身覆满明蓝色的龙鳞,粗长手指更是生出了锋锐之爪,运转“电暴武器”和“雷鸣武器”后,全身电光隐现,宛如一团猛雷飞轰向正在飞逃跑的食人魔巫师索加斯。

谁料索加斯的手下们倒也是身经百战之辈,再次内外混乱之时,还是有几个面凶口恶的魁梧食人魔战士飞奔过来,阻拦东子的去路。他们各个手持坚盾,盾上泛起阵阵法术灵光,好似加持了“元素抵抗”的效果。

飞跃而来的半蓝龙食人魔冷哼一声,长臂一挥便掌击一面原盾上,瞬间雷光如暴耀、刺目轰耳!那食人魔闷哼一声,被轰出老远,浑身都焦糊的升起了淡烟!“元素抵抗”可以抵御一下较弱的雷电攻击,岂能抗的住东子的全力一击?

旁边的几个食人魔顿时脚步一缓,进退直间犹豫起来若是一个照面就死了,那也死的太不止了!

东子乘机又是飞身而起,掌中雷鸣如鼓、电耀如日的轰击在第二个食人魔战士的大盾上,竟把那盾牌都击成了两半!原来东子这次把“熊扑”之术也用上了。而现在半龙之躯体质强悍的惊人,如此聚敛全身力量的一击简直如大象猛撞过来、岂能以区区盾牌抵挡?再加上雷鸣电暴一轰,当即盾碎人飞。摔在地上时已经软如烂泥了。

剩下地几个立刻脚步一顿。皆不愿白白就死。只可惜那索加斯见势不妙,早已动了手中的一个法术戒指,咒语急念中,一道凶狞的恐惧术瞬间贯穿了半蓝龙食人魔!

然后蓝半龙食人魔顺手拎起一把双刃战斧,使了个花转飞针之术,斧光如鲜花一晃已然钻入对手的攻势空档中。()结结实实劈掉了一个熊地精的脑袋,血光如泉狂喷中,血淋淋的斧光又诡异地一旋,哗啦一声破开了另一个食人魔的结实肚子,带出一段柔嫩的大小肠子。

恐惧术无效!索加斯立刻启动了另一个石化术,一道扭曲物质的怪异能量正中半蓝龙食人魔!

然后蓝半龙食人魔大喝一声,双刃战斧上雷光暴现,宛如一条条光耀洌洌的电蛇昂吐信。威势极为可怖!顿时人斧合一,如雷霆劈斩而去,“砰”地一声地响,当场将两个食人魔战士打成了大块大块的飞溅血肉!

这索加斯目瞪口呆。他哪里知道所谓仙法者无非身心二法。大凡得法者,其心或许无甚神异,但精神通透,因此意志凡,可轻易豁免掉恐惧术之类法术;其身或许无甚肌肉,但内府兴盛,因此强韧过人,可轻易豁免掉石化术之类的法术。反倒是修仙者敏捷不足,对付那些塑能法术就不佳了。

索加斯冷哼一声。又启动了第三个戒指中的“高等隐身术”,高约两人地魁梧身影呼地消失于空气之中。他又马不停蹄的施展了第四个戒指中的“加术”,大步如飞向远处奔逃而去。

变成半蓝龙食人魔的东子连杀数人,勾起了往日杀场征战之心,正欲将食人魔巫师挤成糜粉,却忽然不见了踪影。当即狞笑连连施展开雷法,上下左右周密地扫描着八方的异动。不知是否蓝龙体质的缘故,这次全身雷法鼓荡之时,全身绽放的璀璨电光中竟自行出现了火焰和力能效果。

顿时周身十尺之内显出朵朵火花。好似漂亮的焰火,全可以当作火焰结界耍耍。而那力能效果则甚是奇怪,它与肌肉紧密的附着在一起,似乎在瞬间助推了肌肉的力量,甚至身体还有种飘飘欲飞的感觉!

东子压制住惊异,仔细一感应,立刻现了一股“高等隐身术”的能量波动,在雷法地感应中简直如夜海之中的灯塔,显眼的不能再显眼了!东子杀性大起的哈哈狞笑着,纵身飞扑过去。(这一飞纵。居然像滑翔机般滑行了老长一段距离!东子吃惊的暗中内查。竟然现全身的力能效果似乎又在“助推”了。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已经飞撞向隐身的索加斯。后者听到脑后雷音爆响。大骇之下也好不含糊的抽出腰间的一柄类似圆锤地重型权杖,怒喝一声,回手如风的劈打过来。

而那权杖也法力大放,眨眼间就给索加斯加持了一个变巨术,出手时体型大如猛熊、犀牛,杖斧相交时竟已暴涨的大如亚洲象了!

“当”地一声爆响,东子闷哼一声,只觉一股凶狞的力量直钻脏腑之内居然权杖中又有“重伤术”!东子当前的九转玄功能量层次较低,只能挡住5阶以下的法术或3等以下的魔化武器。如今有肉搏时可以用“雷鸣武器”或“电暴武器”效果加持全身,暂时挡住四等魔化武器,但却不能用来抵挡法术,当场便被6阶的“重伤术”击穿了玄功之体!

而这“重伤术”又凶狠无比,东子的凡强韧力也只能豁免掉一半的伤害,另有一半儿依旧钻入脏腑内,受创不浅。当场倒退两步,赶紧施展回春术自我医治。而那索加斯再不犹豫,立刻施展出食人魔巫师地天然类法术气化飞行,转眼间化为一团大如亚洲象地肉色云雾,直朝天际飞去。

东子急忙一挥粗壮的猿臂,唰地飞出一条如蛇雷鞭,带着利斧般地劈斩之力遥击过去。()这紧要关头,东子又自然能而然的使了惯用地“熊扑”之术。却突然现全身凝聚的力量居然能顺着明蓝色的力能电鞭,重重的击打在肉色云雾上。

“乓”地一声暴耳大响,电鞭带着斧钺般的巨力轰碎了云雾!数截血淋淋的身躯从半空中惨叫着跌了下来。宛如下了一小场惨烈地血雨!

索加斯的脑袋、脖子和半截右胸摔在坚硬的荒地上,绝望的惊叫起来:“不要杀我!我有很多钱,我可以把所有的财产都哦”

半蓝龙食人魔一把掐起这个残躯,尖锐的手爪深深的扣进了河马般坚实的**。满眼杀机地呵呵怪笑着:“这么老套的台词。你就不绝得很烦吗?别想用钱来拖延时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依靠高利贷来富的家伙!非常、非常地不喜欢!”他声音狰狞的一勒手爪,咯咯作响的慢慢扭断了索加斯的脖子,让无边的恐惧在最后的绝望中吞噬了他的心。

大树上dǐng着索加斯的几块残破的身躯,而那高高在上地头颅则满是惊怖的表情,那暴瞪的骇然之眼依旧散着深深的恐惧气息,让树下的食人魔巫师们不寒而栗。更可怕的是,头颅的侧面被敲开了一个大口,硕大的脑袋内居然是空空如也所有的脑浆都被硬生生地掏出来了!这是何等的凶残啊!

食人魔巫师的协会领是一个棕绿皮肤的高大家伙。他的肩宽头大,但面貌极类似人,只是口角处依旧露出一截尖牙、耳朵也像精灵般又长又尖,让那温和的面容上总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凶狠之色。此时他身穿宽大的淡紫色符文法袍。泛起粼粼的华贵光泽,围着大树来来去去的转了几圈后,才开口问下属:“索加斯地装备、卫兵和随身携带地东西全都不见了?!一个都不见了?!”

下属的年轻食人魔巫师低头回应道:“是地,赖特曼大人,除了衣服什么都没现。()就连他的手下也没有一个活得,全都死的非常惨,好像是是被某种很大、很重的物体撞死或压死的。连肠子都压满了一地不知道索加斯先生到底惹上了什么厉害的敌人。”

身穿麻布法袍的老食人魔巫师加尼叶,上前提醒道:“索加斯是我们协会和三龙神教会的中介,而且身上又可能带着法术物品走私渠道的名单。必须立刻去找三龙神的牧师使用神术“死者交谈”了解昨晚生的事情。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弗瑞德,我们赶快过去吧。”

领赖特曼狠声道:“只怕那份名单现在就已经在王室手中了!”而加尼叶则分析道:“不会!法术物品的转卖权只有国立商会才有,也是王室和宝石龙神教会的重要财源,他们对走私也就是恨之入骨了。这事儿是昨天晚上生的,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如果名单到了王室手中,那他们早就动手端掉我们整个走私渠道了。但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可见名单还没有到达王室那里。”

领赖特曼仍是不愿的説着:“三龙神的家伙们一个比一个嚣张、一个比一个贪婪,看了就让人厌烦!要不是为了走私法师物品以获取研究经费。真是不想更他们打交道!”但还是挥了挥手中的黄金法杖,下令道:“高等会员一半儿回去防守法术大塔,一半儿随我去三龙神教会寻求帮助。索加斯的脑袋被破坏的不能使用了,快把那几个没有破裂的熊地精头颅全都带上!越多越好!”

弗瑞德将军的要塞离他驻守的关卡有三十多里远。事实上,强悍的将军大人经常呆在他那个以青灰色坚岩筑成的简易要塞内,享受着大量仆人的伺候、绿地精小丑的奉承、以及血祭人类的快乐。(一个袖珍“广场”内安置着鲜血淋漓的祭坛,或者説是个分尸刑具!一个**的男人被固定主了四肢。脖颈和腰部,嘴里塞着腥臭的血色脏抹布,心胆俱裂的惊恐对视着祭台侧上方的三龙神徽记。

那个大如农舍的银质徽记上铸就着一个三头巨龙的造型,中间是古老的红龙头颈。左边是凶猛异常地黑龙头颈。而右边则是坚实过人的白龙头颈。她那完美的强壮身躯也是三色相杂,构成一幅奇丽的缤纷斑纹。她就是臭名昭著但又喜欢到处插手的“三龙神”提马亚特。又名“恶龙神”,她不但不以为异,反而公然dǐng着“恶龙神”的名号四处煽风diǎn火。可见其邪恶已经深入骨髓了。

可怜地人类祭品拼命扭动着身躯,徒劳的想挣脱六个精钢镣铐。但是生命总是脆弱而无奈的。他所躺的祭坛平面上,慢慢的升起了几个长长的钻头,一寸一寸的从下向上,缓缓钻入了瘦弱的人体中。

皮肉在搅动中剧痛地开裂,骨骼在尖锐的钻动中骨骼粉碎,可怜的祭品啊,被堵上了嘴的他,双目暴瞪地猛烈赤红起来。好似一团团恶毒的火焰在他体内猛烧,令他血液、痛苦到了极至。

终于几个钻头好似几个尖锐的利齿,钻破了祭品的瘦弱身躯,让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再次铺散在暗红色祭坛上。这个时候,匍匐在小广场上的食人魔、熊地精和绿地精们越感觉那个祭坛像是一个抽象的龙头之型了!仿佛一个古怪的钢铁龙头在贪婪的吸吮着人类地鲜血和生命。而祭坛后上方的巨大徽记上,三恶龙神的三个龙头宛如活物般眼中荧光耀耀,似乎比较满意这次的“美味”。

身穿火红牧师袍的弗瑞德高呼道:“赞美吧!赞美强大的三龙神吧!你们的灵魂将伴随着神奇的不朽之翼,在永恒的天空中飞翔!永远飞翔!”

食人魔和熊地精战士们纷纷扔下刀斧盾牌,用鬼哭狼嚎般地噪音咏唱着粗糙的赞美词:

至强的不朽者啊,您像那太阳之火,在天空永恒飞翔;

至尊的不朽者啊,您像那严冬之霜。在大地永恒肆虐;

至深的不朽者啊,你像那幽泉之水,潜伏在天地各角。

我愿伴随着您的翅膀,在飞扬中俯视凡人的景仰,

我愿环绕着您的利爪,在舞动中践踏仇敌的臂膀,

我愿簇拥着您的三,在喷吐中消灭命运地石墙。

恶龙神徽记上地三龙头,眼中更是红光大盛。以至于放射出一丝丝耀眼的血色厉芒,似乎在聆听着信众地拜服与希望。于是伏拜的信众们越加激动,声嘶力竭的大呼小叫起来,宛如菜市场的小商小贩,争先恐后献媚于强大的三龙神。

因此,当食人魔巫师协会的赖特曼领带着加尼叶等一众食人魔巫师走入小广场时,他们一个个都眉头深皱实在是太吵了!让身份高贵的食人魔巫师们决定仿佛是进了肮脏的猪圈,一个个壮实的猪们正趴在地上,乱哼哼着苟求一diǎn儿残羹冷渍。

而那个全身火红色的弗瑞德将军也是像个人摸狗样的猪倌儿,对着地上的粗俗之辈出了鸣鸣自得的怪笑。似乎狠满意自己的“传教”效果。

赖特曼实在忍受不了那家伙的恶心表情。用一个风讯术对加尼叶説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土匪!除了干这些粗暴血腥的事儿就不懂的高雅些的享受了。活该他一辈子窝在这个穷山沟里!还是您先与他説説吧。”

加尼叶微笑着diǎn了diǎn头,等到弗瑞德刨开人类祭品的身躯。掏出血淋淋的破损心肝,扔到祭坛旁边的火焰中完成了祭祀后。他才上前问候道:“敬爱的弗瑞德将军,好些日子不见了,近来可好?”

弗瑞德压根儿就看不起这个糟老头子,是不过对方活得久了,在国中人脉颇广,不便得罪。于是不冷不热的回话道:“不好!前几天于一个人类打赌打输了,还白白死了一个贴身卫士,非常不好。”又很不客气的问道:“你们这么一大帮人跑到我这里来干嘛?我可大鱼大肉的来招待你们。”

加尼叶也忍着厌恶之感,客气道:“自然是不需要招待的,我们这次来是为了一件事关很多人财路的大事!”然后才把索加斯被杀的事儿説了,又提出要请三龙神施展“死者交谈”来找到行刺者。

弗瑞德闻言,立刻拍着大腿叫骂亲睐:“那个废物索加斯!他还收了我一笔钱,説是帮我干掉那个人类的气元素神牧师。现在倒好,自己反被人杀了。妈的,肯定就是那个人类牧师干得!这家伙还会一些钢心流的武技呢!”

加尼叶则和声説道:“这事儿事关重大,必须有确实的证据方能行动。所以我们带了4个熊地精卫士的头颅,请至强的不朽者美貌绝伦的三龙神,给我们一diǎn儿提示。”

话未説完,便听弗瑞德叫喊着:“这可是要付钱的,看一次给一百个金币。”

加尼叶与赖特曼对望一眼,这件价格乱的离谱,于是连声説道:“此事不但关系到我们协会,还关系到各位关卡的将领们,如果法术物品的走私渠道暴露的话,那么我们辛辛苦苦几十年建立的商业渠道就完了。王室甚至可能借助这次机会,打击各个贵族的势力呢。这对大家都是非常不妙啊!”

弗瑞德却挥了挥手,冷然道:“嚯,别説这种唬人的大话!王室和宝石龙神教会可以动你们,但绝对不敢来动我!否则有他好瞧的。我説了一百个金币就一百个,半个铜板都不能少!”

皮肤干燥起死皮怎么办去口臭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孩子便秘

宝宝便秘吃啥好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严重骨质疏松能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