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导购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导购

妖孽修真在都市 第二百八十五章 剑拔弩张,陆空

来源:铁岭手机网 时间:2020.03.30

妖孽修真在都市 第二百八十五章 剑拔弩张,陆空

全场鸦雀无声,每个人都注视着身姿挺拔,俊朗无双的石磊。

无数大家闺秀眼中射出目眩神迷的光芒。

欧阳珍荨美眸剧烈波动,心头的感动与情感翻涌。

石磊走下台,她不管不顾,直接紧紧地抱住了石磊。

“以后再也不能丢下我,无论任何情况!”

她喜悦的泪水奔涌,微带哭腔。

“以我之名,立苍天之誓,此生,我绝不负你!”

石磊紧拥欧阳珍荨,语气铿将有力,带着无匹的威势。

龙萱萱俏脸煞白,嘴唇轻颤,却连一句苦涩的话都说不出来。

寒绮梦表情不变,但在桌布之下的玉手却轻轻攥紧。这么多年来,她首次产生了一丝名为“嫉妒”的情绪。

司马长空面色铁青,但在石磊那惊天的表演之下,他也不得不心头叹服。

“老弟,你发觉你越来越强了!”

石涛拍着石磊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

石传勇也是微带笑容,石磊弄这一出,瞬间让所有人的焦点从司马长空身上转移到了他石家这一桌,何乐而不为?

欧阳珍荨美眸几乎滴出水来,虽然她并不在意,但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优秀一些?

石磊的表现,力压司马长空,这对她而言就是天大的惊喜。

司马长空找机会坐到了寒绮梦身旁,跟其攀谈,寒绮梦也是应付般地与他随意聊着。

酒会沉静了许久,忽然,人群中再度传来惊呼。

一个女人,进来的是一个女人。

她年约三十四五,一席紫色旗袍,身材高挑,面带柔和却又有万般风情,相比起欧阳珍荨和寒绮梦这样的超级美女来说,她竟是丝毫不差,而且韵味更足。

司马长空看到来人,顿时起身,快步迎上,对着她微微躬身,尊敬道:“母亲!”

石磊这次终于将目光移了过来,他对老妈这个二十年前的情敌也有几分好奇。

“傅水笙来了!”

石传勇轻声道。

刚到的女人便是傅水笙,二十年前年,艳绝京城,被尊为第一美人,直到现在,她的这个称号才被寒绮梦所取代。

“恩!”

傅水笙对司马长空微笑点头,对这个儿子,她非常满意。

来到发言台上,她对寒绮梦微微一笑,傲如寒绮梦,也起身颔首,带着礼貌。

她非常清楚这个女人所拥有的能量和手段。

傅水笙目光落在了石家这一桌,当看到石磊之时,她顿时面色大变。

“你是谁?”

她直接指向石磊,话语变得极为森寒,带着怒气。

石传勇目光一顿,心头暗道不好。

他没想到傅水笙居然如此敏感,还是认出了石磊来。

“石磊!”

面对傅水笙那足以让所有年轻一辈俊杰都赶到忌惮的冰寒双目,石磊只是等闲视之,平淡到。

“果然是你,石刚的儿子!”

傅水笙一字一句,好像从牙缝之中挤出,带着滔天的恨意,还有杀意涌动。

但她扫了扫一旁的石传勇,这才将杀意收敛,沉声道:“你赶紧给我离开,这里并不欢迎你!”

“哦?”石磊偏头轻笑,“任何地方,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何须你的同意准许?”

傅水笙还认为石磊这是在跟她耍嘴皮,寒声道:“这里的聚会,是京城优秀的年轻一辈以及各家代表才能够参加,你只不过是石刚的纨绔儿子,毫无资格。”

傅水笙这句话说得无比刻薄,字字锥心,毫不留颜面,其余人都投来了幸灾乐祸的目光。

石刚当年与傅水笙的事情,知道的不在少数,当然清楚她心头对石刚的怨念。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定,就你这点心胸,怪不得当年会输给我老妈!”

石磊并未有半点退意,反而是戏谑一笑,嘲讽道。

他此话一出,石传勇面色大变,暗道要糟。

原本还保持风度的傅水笙忽然面色狂变,眼中的暴怒杀意毫不掩饰。

“长空,把他给我丢出去!”

她话音落下,司马长空领命而起,若是让他开罪石刚,他不敢,但此刻有傅水笙之命,他是再无顾忌。

因为微妙愿意,即便是“狂刚”面对傅水笙,也是要礼让三分,他只是把石磊丢出去,并非伤其性命,就算石刚知晓,也不会引出太大事端。

所有人都没想到情况会变化如此之大,司马长空快步朝着石磊走去,手爪已经准备探出。

“你来试试?”

石龙石涛拍桌而起,双双挡在了司马长空身前。

三人气机纠缠,气势相接,本是好好的酒会,忽然变得剑拔弩张。

“哼!”

傅水笙却是不管不顾,冷哼一声,身形已经掠出,一掌向着石涛和石龙按下。

石涛石龙面露惊骇,几乎在瞬间他们便动弹不得,只能够呆立原地。

这傅水笙,竟然是一位隐藏极深的武尊高手。

就在此时,一只手臂突然横空而来,挡在了傅水笙的手掌之上。

两相接触,劲力波及四面,好多人都退到了大厅边缘,生怕波及到自己。

傅水笙向后退了两步,目光凝重,沉声道:“狂儒?”

石磊嘴角含笑,还是安坐与椅子上,而石龙石涛身前,却已经站着一道身着儒衫的身影。正是石传勇。

无数人愕然,石传勇在石家一向低调,众人大都只知道石家“狂刚”,却不知道还有一个隐藏得如此之深的石传勇。

所有人几乎在瞬间都想起了二十年前流传的一句话来。

“武道当如石狂刚,生子当如石狂儒!”

而这“狂儒”,指的便是石传勇。他们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

众人心头骇然,石传勇也是一名武尊,虽实力不及石刚,但石家便相当于一门双武尊,这绝对是一大震撼京城的爆炸性消息。

“缚妖后,你不要太过分了!”

石传勇话音低沉,一副儒家风范,随口就叫出了傅水笙当年在京城的别号。

“哼,今天,我就是要将这个小子扔出去,谁也阻不了我,你石狂儒也不行!”

她话音刚落,石传勇便是双目一凝,看向了大门之外。

一道清瘦的身影正缓缓行来。这是个年约六十的老者,他腰间别着一把细如竹竿的长剑,模样邋遢,但一对眼眸却精芒爆射,身带强悍的气息。

石传勇语气凝重,沉声道。

“华国战力榜第七,散修陆空?”

上饶中医牛皮癣医院营口男科专科医院拉水吃什么缓解

日照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汉森四磨汤怎么服用
成都银屑病医院需要预约吗